科学网-在线访谈-基金评审进行时
基金评审进行时
当前正值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通讯评审进行时,网友关注度持续升温。5月8日14时,科学网组织在线访谈,邀请专家与广大网友就基金政策、基金申请及评审过程中的问题进行交流。欢迎大家踊跃提问。
访谈内容(共113个问题,92个回复)
xupeiyang:对钟伟 如何申请国内外科研基金项目?应该在研究生期间专门讲,很多科研人员很不熟悉。在大学和科研院所讲的太少啦。
2014-05-08 15:03
本期嘉宾
钟伟:是的,应该开一些专门的讲座
2014-05-08 15:07
syssci:对钟伟 自己写的青年基金倾注心血,也建立在自己的基础上。但是毕竟是第一个基金,内容和写作上一定会有很多地方是不足的。请问青年基金里面的部分缺陷是可以容忍的么?
2014-05-08 14:27
本期嘉宾
钟伟:多向前辈请教
2014-05-08 15:04
liuecology00:对方唯硕 西部高校211去年中一个地区基金,今年申请面上项目中的概率是不是很小?而且听多位朋友讲,西部高校教师即使申请书写的还可以,但是中面上项目的几率很小。请教下各位老师在申请西部地区高校的面上项目时过多的关注哪些加分方面。谢谢。
2014-05-08 14:54
本期嘉宾
方唯硕:对不起,不了解。
2014-05-08 15:02
syssci:对方唯硕 各位老师如何看到那些充满噱头的申请书?年轻人写基金的时候,到底是尽量fancy一点,还是尽量朴实一点好呢?
2014-05-08 14:49
本期嘉宾
方唯硕:凡事把握好尺度。
2014-05-08 15:01
daibaoauto:对方唯硕 各位导师好,请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怎么判断所申报的课题有没有存在重复申请现象呢,有可能在其他级别的基金已经在研,有了一定的研究成果,就只是改了个名字就申报国自然基金,因为有大量研究成果的支撑,反而更容易中,这种情况怎么鉴别?
2014-05-08 14:47
本期嘉宾
方唯硕:鉴别这种情况是有困难。不过,重复申请也有资助强度不够的原因。怎么从制度上让干活的人有足够的钱干活,不干活的人不能拿钱乱花,是一个更重的事。
2014-05-08 15:01
kexuegzz:对钟伟 不知道科学网搞这样的访谈有多大的意义?! 作为基金项目申请书的评审人员, 都是思维定势早已成型的, 肯定不会因为这样的访谈而作任何丝毫改变的, 也就是说习惯爱怎么评还会怎么评! 我倒是觉得科学网可以针对 \"如何具体改变基金项目申请书的评价标准与方式\" 或者 \"如何具体建立科学的问责基金项目评审条例或制度\" 或者 \"如何提高基金项目的科研资助效率\" 等, 这些才是切实有实用性和针对性的的访谈
2014-05-08 14:22
本期嘉宾
钟伟:你的建议很好!
2014-05-08 15:00
daibaoauto:对程代展 各位导师好,请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怎么判断所申报的课题有没有存在重复申请现象呢,有可能在其他级别的基金已经在研,有了一定的研究成果,就只是改了个名字就申报国自然基金,因为有大量研究成果的支撑,反而更容易中,这种情况怎么鉴别?
2014-05-08 14:47
本期嘉宾
程代展:这只能由申请人自己负责,作为评审人很难判断。
2014-05-08 14:59
daibaoauto:对钟伟 各位导师好,请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怎么判断所申报的课题有没有存在重复申请现象呢,有可能在其他级别的基金已经在研,有了一定的研究成果,就只是改了个名字就申报国自然基金,因为有大量研究成果的支撑,反而更容易中,这种情况怎么鉴别?
2014-05-08 14:47
本期嘉宾
钟伟:这个问题,对于评审人来说可能很难发现。依托单位有责任
2014-05-08 14:59
elys2013:对方唯硕 对于一个身在普通高校(非211,985)、追求上进(有SCI产出)的人,如果在青年基金年龄门槛前再次碰壁,他的科研该如何继续,三位老师能不能说点额外的话?因为存在一部分人,他们工作了几年后再去读博,博士毕业年龄却要超出青年基金限制申请的范围(男,35岁)。
2014-05-08 14:49
本期嘉宾
方唯硕:两位老师答得很好,我没有补充的了。
2014-05-08 14:58
syssci:对程代展 各位老师如何看到那些充满噱头的申请书?年轻人写基金的时候,到底是尽量fancy一点,还是尽量朴实一点好呢?
2014-05-08 14:49
本期嘉宾
程代展:我个人觉得研究意义和可行性实际上是很重要的,还是写的实在一点好些。
2014-05-08 14:57
92 条记录 1/10 页 下一页  1  2   3   4   5  下5页 最后一页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服务条款 | 联系方式 | 手机版 | RSS | 中国科学报社 京ICP备14006957  Copyright @ 2007-2016 中国科学报社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