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在线访谈-该死的奥数
该死的奥数
奥数,这一被公认为水平最高的数学竞赛,在我国却异化为“全民奥数”的一场战争。无数的孩子、家长、老师在这个斗争的泥潭中挣扎、纠结,越陷越深。今年已是教育部下令禁止奥数与升学挂钩的第11个年头了,奥数幽灵为何阴魂不散?科学网邀请多位嘉宾就奥数的问题与广大网友共同探讨。
访谈内容(共164个问题,134个回复)
EroControl:对王永春 如果选拔方与被选拔方,双方同意;教育体制也为此提供了一定数量的有限名额。那么请问,通过奥数发现一些的确有资质的孩子,特别培养,是否值得尝试?是否可行?是否有必要?
2012-07-27 11:10
本期嘉宾
王永春:只要孩子喜欢,未尝不可。
2012-07-27 11:12
主持人
科学网编辑部: 由于时间关系,本次访谈到此结束。关于奥数其它相关问题,《中国科学报》及科学网会持续关注。欢迎各位老师、网友在科学网上交流。欢迎关注《中国科学报》奥数系列报道http://news.sciencenet.cn/news/sub16.aspx?id=1146
2012-07-27 11:09
EroControl:对王永春 我国的义务教育,是否已经展露出“义务绑架”的端倪?
2012-07-27 11:06
本期嘉宾
王永春:呵呵!义务总比缴费好呢!现在连书本费都不交,比我上学时好多了
2012-07-27 11:09
grating:对王永春 强烈建议取缔义务教育阶段的任何社会力量办学(最好是立法的形式),当然奥数也在其中,这样才有可能做到真正的义务教育,希望有关人大代表担负起应有的社会责任。
2012-07-27 11:06
本期嘉宾
王永春:凡事有对有错。建议提供多元化选择。
2012-07-27 11:08
Vivian115216:对王海辉 请问当前我们的义务教育制度是否已经到了一个学界大讨论时候?当前我们的教育改革最重要的应该是改革什么呢?我们的靶子到底是什么?谢谢各位老师
2012-07-27 11:00
本期嘉宾
王海辉:教育的改革每一步都很不容易,首先教育资源的均衡这一点很难做到。另外就是家长的攀比心理,再一个就是大家对职业的看法了。我在美国访问的时候,我们系打扫卫生的黑人大妈,她每天哼着小曲唱歌,跟我们说话不卑不吭的,我跟她聊天问她喜欢这份工作吗?她说很知足,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
2012-07-27 11:06
Vivian115216:对王永春 请问当前我们的义务教育制度是否已经到了一个学界大讨论时候?当前我们的教育改革最重要的应该是改革什么呢?我们的靶子到底是什么?谢谢各位老师
2012-07-27 11:00
本期嘉宾
王永春:我认为共性问题政府解决,个性问题社会化。
2012-07-27 11:03
EroControl:对王海辉 请问:该怎样理解“该死的奥数”,这一对双引号?
2012-07-27 10:58
本期嘉宾
王海辉:我个人觉得是“又爱又恨”,比如爱她是因为或真心喜欢或因为她能给自己升学带来好处;恨我就不用解释了,你懂的
2012-07-27 11:03
Vivian115216:对曹广福 请问当前我们的义务教育制度是否已经到了一个学界大讨论时候?当前我们的教育改革最重要的应该是改革什么呢?我们的靶子到底是什么?谢谢各位老师
2012-07-27 11:00
本期嘉宾
曹广福:说得对,我们往往将目标盯在如何改革中小学教学内容上,根本的理念不改变,现状很难改变
2012-07-27 11:02
Vivian115216:对王海辉 2、我认为与教育资源的平衡相比较,我们当前的问题在于教育系统的顶层设计问题。当前我国教育投入已经保持占有GDP的4%,由此可见政府对教育的重视程度,进一步平衡教育资源就需要再次基础上加大投入,这想对比较容易,然而我国教育体制内的一些顶层设计如小升初无考试以便让孩子就近上学等,事实上目前很多家长为了让孩子上名校,并不能就近入学,这反映出顶层设计的缺陷,而如果不能认识到这些问题就难以真正地让孩子减负。请问各位专家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2012-07-27 10:56
本期嘉宾
王海辉:你所说的有些家长实际上是“不一般的人”,而我们这些普通人有学上就不错了。源头上要杜绝,不能政策对某些人不适用,这样的后果是大家砸锅卖铁也要把孩子弄到重点学校去。孩子减负,我个人认为主要是家长的心态,你想让你孩子累,你就使劲的报班; 想让孩子轻松的学习,那就不用报班
2012-07-27 11:02
yli:对林群 我怎么知道我的孩子有没有数学天赋?如何培养孩子对数学的兴趣?另外,对数学的兴趣能培养吗?
2012-07-27 10:13
本期嘉宾
林群:没有天赋,也能学好,要引导,学的慢也没有关系,迟早都会
2012-07-27 11:01
144 条记录 1/15 页 下一页  1  2   3   4   5  下5页 最后一页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服务条款 | 联系方式 | 手机版 | RSS | 中国科学报社 京ICP备14006957  Copyright @ 2007-2016 中国科学报社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