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在线访谈-逃离科研
逃离科研
近日,程代展、张海霞等多位博主相关博文引发了关于“科研苗子”逃离科研的讨论。导师眼中的优秀的“科研苗子”为什么会选择逃离科研之路?push学生走“科研正途”,导师有错吗?导师是否应尊重学生的选择?
访谈内容(共453个问题,139个回复)
boxcar:对谢强 逃离科研,或许是因为娃们遭遇了“钱学森”之问: 钱之问 学之问 森之问 ^_^
2012-11-14 19:27
本期嘉宾
谢强:吕老师肯定知道答案了。钱老先生问得太多了。呵呵
2012-11-15 14:03
yesyjs:对张海霞 老师您好! 深深感到程老师、张老师对学生的关心和爱护,能有这样的导师是多么大的荣幸。 我本身就是控制专业的,已报送读研,但是对于读博还没有明确的了解,作为学生应该怎样更好地为研究生做准备呢?
2012-11-15 13:51
本期嘉宾
张海霞:做主要的是准备好自己的心态:积极、乐观、勇于面对挑战并且开始独立思考,学会提出自己的观点、尝试做自己内心里想做的事。
2012-11-15 14:02
本期嘉宾
程代展: (3) 高校和科研院所待遇低, 是人才流失的一大原因. 还拿我的学生说罢, 他到的中学可以给他提供住房和不错的工资. 他们说, 他如果到大学, 要奋斗五到十年才能达到这个水平. 据我所知, 他家境欠佳, 他面临生活的压力. 正像许多参加讨论的年轻人说的, 大学的青年教师工资低, 没住房. 许多得了博士学位的年轻人, 他们多半都小三十了, 面临着结婚生子的压力, 靠空洞的 “理想”, “事业”, “追求” 等能拴得住他们吗? (4) 虽然近年来国家对教育与科研的经费投入不断增加, 但目前高校与科技机构经费分配极不合理. 少数特权者占有大量资源, 各种基金重叠分配. 而身缠多金的“学术带头人”却常常只是“学术捎客”, 弄了钱让下面的年轻人干活, 自己挂名. 国家应当更多关心那些高校和科研院所中的“小博士”们的疾苦, 给他们创造安心工作的条件, 他们才是科研的主力. 再强调一次, 高校和科研院所中的贫富悬殊一点不比社会上轻. 最后, 谢谢所有网上给我留言的朋友. 也感谢那么多给我打电话、发 E-mail的朋友. 十八大刚过, 愿它给年轻学子带来实质性的改善, 中国的科技进步归根到底靠的是他们.
2012-11-15 14:02
wlh3939:对吴宝俊 对程老师,程老师,经过这件事情,会对您产生负面影响吗?
2012-11-15 13:36
本期嘉宾
吴宝俊:程老师是个不错的老师,希望他别太难过。
2012-11-15 14:02
yuhailiang:对谢强 这这个社会了,除了“科研”,那些地方还需要高层次人?那些地方有可能比“科研”更加能够做出踏踏实实的“贡献”?
2012-11-15 08:00
本期嘉宾
谢强:俞老师想必一直在学校。高层次的人才到了哪里都会有所作为。科研只是选择之一
2012-11-15 14:01
本期嘉宾
程代展: 怎么带好学生, 让他们健康成长, 是值得老师们反思的一个问题. 但是, 事情还有另一个方面: (1) 我仍然相信, 一个博士生去当中学教师是一种教育资源和人力的浪费. 他学的许多知识: 例如微分流形, 鞅不等式之类的东西, 到中学不成了天方夜谭? 那怕微积分, 线性代数这些初等数学知识, 都不会有用武之地. 这不是看不起中学教师, 中学教师对社会, 对民族科学文化水平的提高同样至关重要, 但一个师大本科毕业生会比像我的学生这样受过专问训练的高等人才干得更好得多. 因此, 让博士们, 特别是像我的学生这样优秀人才去教中学, 是教育制度的失败, 社会人才分配的失衡. (2) 据说北大清华本科毕业生, 一等的上公司, 二等的出国, 三等的才去读研. 中国要走科技强国之路, 如果不能将有天分, 有潜质的年轻学子推上和留在科研岗位上, 将会后继无人. 国家花大力气从国外引进百人计划, 千人计划, 这我不反对. 但是, 难道国内就没有可以与他们一较上下的优秀人才, 为什么就不重视他们呢? 难道就不相信, 中国人自己也可以培养出一流的人才? 引进总是有限的, 国家应当为年轻人的成长创造条件.
2012-11-15 14:01
科学网编辑部:对张海霞 新浪网友Artin-不二:已经生活无忧的老师,是很难体会苦逼博士的郁闷的。拿个千把块钱的补贴,没日没夜想问题,编程序算结果,头发都少了,关键的,做得这些玩意还不是自己喜欢的。好不容易毕业了还得考虑能不能找个体面的工作,有没有户口。如果那哥们家里是一般的家庭,北京中学的待遇和一个户口,是可能打动他。
2012-11-15 13:49
本期嘉宾
张海霞:别这样,我们都是从学生和青椒做过来的,怎么会不了解做学生的苦衷呢?只是感到责任更大。
2012-11-15 14:01
本期嘉宾
程代展: (3) 网上许多年轻朋友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说明: 应当尊重年轻人选择自己生活道路的权利. 我的学生其实也说过, 他的价值观和我不一样. 我接受了大家的观点, 中午给他发了个 E-mail, 告诉他 (他现在还在去美国的飞机上) : 不管他最终的选择是什么, 我都支持他. (4) 中午, 一位清华年轻教授给我来电话, 他曾是我的博士后, 他用自己的经历给我上了一课: 他是正宗清华子弟兵, 从本科到博士, 在清华上了十年. 然后跟我做了两年博士后. 也是一个极聪明的好学生. 但上完博士后他却要去公司, 当时我也很不理解. 他说, 他当时也是厌倦了学校和科研所的生活, 想过一种新的生活. 他后来又回了清华, 而且做得很好. 我相信, 我的这位学生如果真喜欢科研, 将来某一天他也会回归的.
2012-11-15 14:01
科学网编辑部:对吴宝俊 新浪网友罗祾与小箭猪: 这是亚洲老板的通病,对于一个科学家的成长来说,最重要的是培养兴趣,而不是死压出成绩。
2012-11-15 13:41
本期嘉宾
吴宝俊:这话跟领导说吧,政策都是领导定的。
2012-11-15 14:01
本期嘉宾
程代展: 因为明天一早就要飞成都开会, 科学网的访谈参加不了了, 就以这篇博文作为我的答卷罢. 那是一个难眠之夜过后, 自己坐在办公室, 想到此时我的学生可能正在签约, 心头怅然若失, 手中的工作做不下去, 就将心里话写成《昨夜无眠》. 没想到这成了引玉之砖, “一石激起千重浪”. 说明“如何培养学生”,“怎样才能将有天分的学生留在科研第一线” 等问题是科学网上的青年学生和老师们共同关心的焦点. 事件本身和所有网友的意见, 都给我启迪, 催我反思. 现在将我反思的心得提交出来, 算我的回答, 也算我的致谢, 当然, 还是一块再次的抛砖. (1) 我的最大错误是把学生当作我自己的“替身”, 盼着自己没有实现的人生梦想能在他身上实现. 但他是有血有肉、有个性、有想法的年青人, 我却把他当作自己的创造物. 我想让他吸取我人生的教训、克服我身上的弱点. 潜意识里我是在制造完美的自我. 我时时在他身上寻找年轻时我的影子, 我觉得我对他倾注了无数心血和真诚的爱, 实际上也许我却成了说一不二的暴君, 强迫他按我的意志去念书, 去做研究. 也许正是这个让他厌倦了科研. (2) 我只关心他的三件事: 数学基础打得怎么样? 英语口语讲得怎么样? 科研做得怎么样? 对于他个人的思想感情, 生活, 以及家庭情况等都知之甚少. 两人见面, 除了学术还是学术, 没有朋友般的交心, 更没有刻意培养他对学术的兴趣. 对学生, 我只有梆梆控制, 却无视反馈.
2012-11-15 14:00
154 条记录 3/16 页 上一页 下一页   1   2  3  4   5  下5页 最后一页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服务条款 | 联系方式 | 手机版 | RSS | 中国科学报社 京ICP备14006957  Copyright @ 2007-2016 中国科学报社 All Rights Reserved